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安国公 >  正文内容

我永远是让你操心的孩子

来源:宋末水浒网    时间:2021-10-06




  喜日定在5月末。之前,他一趟一趟地往我未来的婆婆家里跑,只因为申亮的家人,不同意我和申亮结婚。他们反对得理直气壮:申亮相貌堂堂有学有识,何苦自讨苦吃来照顾我这个连路都不能走的人?申亮怕惹父母生气,又舍不下我,在我们家愁眉苦脸哀声叹气。他就急了,自告奋勇要去做说客。我不肯,甩脸子给他看:“哪有这样低三下四上赶着把自己女儿送上门的?索性分手算了。”他笑嘻嘻地回我:“从小到大你就没让我省过心,好不容易找个人家嫁了,我也少操点心啊。”
  
  他果然就去了,穿得很正式,西服革履,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一再嘱咐我把他的领带打得漂亮些。穿好后就在我眼前晃,说:“看到这么帅的老爸,就能猜到我家丫头也不差,我得震住他们!”然后,他就器宇轩昂地走了。
  
  他去了整整一天,晚上回来,脚还没迈进大门,就得意洋洋地跟我炫耀:“丫头,全妥了。你看,关键时刻还得你老爸,你就开开心心地等着嫁人吧。”我追着问他究竟使了什么仙招,让固执的婆婆妥协的。他把手里的报纸一摇,洋洋自得地唱:“山人我自有妙计……”
  
  以为问题就这样顺利地解决了,我和申亮开始准备结婚的东西。可是没几天,申亮又垂头丧气地跟他说:“我妈说,同意是同意,但是他们什么都不管,结婚典礼也不参加……”我当即就冷了脸,摔掉手里的杯子,冲申亮发火:“牛什么牛,蹬鼻子上脸是不是?我还不嫁了呢!”申亮被逼急了,心一横就说:“要不干脆去领个证得了,什么仪式也不要……”他立马儿把头摇得像拨浪鼓:“不行,我丫头一定要风风光光地嫁出去,他们哪一个不来都不成。”又安慰我:“丫头,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,不能赌气。不是还有老爸我吗?这些事都交给我。”
  
  他就这样,在我家和他家之间,来来回回跑了很多癫痫这病怎么治疗效果会更好次。有一次他从外面回来,喝高了,抱住我就哭了。他说:“我家丫头怎么了?人漂亮,是作家,自己赚钱买房子,哪点比别人差?不就是不能好好走路吗?还嫌丫头给他们丢人……”他涕泪横流。
  
  我抱住他,泪流满面。我不知道,一向在人前那么骄傲的他,是怎样为了女儿的幸福,一次次拉下脸面跟人解释,他的女儿其实有多么优秀。
  
  第二天,我给申亮打电话,我说这婚我不结了。申亮追问原因,我说:“你家人可以瞧不起我,但不能瞧不起我爸。这天底下,再找不出比他更优秀的父亲!”申亮不说话。我抬头,他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面前,拼命地冲我打手势。最后索性夺过话筒,对申亮说:“丫头那都是气话,你千万别放心上……”
  
  我夺过电话,狠狠摔在地上,冲他吼:“你不就是嫌我麻烦怕我嫁不出去吗?我明天就搬出去自己住……”
  
  他坐在地板上,平静地看着我闹,目光很沧桑。他说:“丫头,你不能任性。申亮是个好孩子,你可不能错过了……我和你妈都老了,终有离你而去的那一天,到时候,你身边没个人,我们怎么放得下心?”他的声音浑浊呜咽,听起来很揪心。隔了一会儿,他又很郑重地对我说:“你婆婆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,只是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。你们结婚后,可不能因为这个难为她。”
  
  我喉头堵得慌,说不出话。
  
  婚,还是结了。那天,清一色的黑色小轿车排满了街道,响亮的鞭炮在门外噼里啪啦响了半个小时,乐队奏着喜庆的曲子,我像所有幸福的新娘一样,画精致的妆,穿洁白的婚纱,像朵美丽的百合。他在招呼亲戚朋友的空档里跑过来看我,见了我只是傻笑,反反复复地说:“这样好,这样好!”
  
  申亮抱我上车前,郑重地对他鞠躬说:“爸,癫痫能不能彻底治好您放心,我会照顾她一辈子的。”他欣慰地点头,却转了身,去拭泪。我过去抱住他的肩,忽然发现,他其实不像我想像得那样强壮。他胳膊上的肉呢?他光洁韧性的皮肤呢?他乌黑茂密的头发呢?他什么时候变得已经这么老了?我的泪一滴一滴落在婚纱上,我在心里说:“爸爸,以后,我不再是让你操心的孩子了!”
  
  婚礼很热闹,原本坚决不肯参加婚礼的公公婆婆,居然都来了。典礼时,司仪让我和婆婆拥抱一下,婆婆敞开双臂亲热地抱住我的肩,一个接纳的拥抱,竟让我潸然泪下。婆婆在我耳边耳语:“丫头,你应该骄傲,你有一个世界上最好的父亲。”我越过婆婆的肩头去看他,他正转过身,去抹脸上的泪。
  
  事后,母亲告诉我,他瞒着我,又反复几次去劝说公婆。他说结婚是大事,不能让丫头受委屈,别人有的,丫头都得有。咱做点难给人下口气没啥,把丫头和公婆的关系疏通好了,丫头以后不又多了个依靠?
  
  结了婚,不再和他生活在一起。我在自己的新家里,享受着新婚的甜蜜与幸福。家里的电话响得很频繁,都是他打的。他好像总是有很多的问题在等着我,他说家里的葡萄熟了,你什么时候回来吃?他说你知道排骨是怎么炖的吗?他说最近你的稿费单怎么少了,是不是懒了不写了?他也遮遮掩掩地问我,申亮,对你还好吗?隔几天,他会骑着车,跑30多里的路,来给我送一兜青菜或者番茄;再隔几天,他又给我送一把勺子或者一个锅盖。他永远知道我家里缺少什么需要什么,对我的家,他了解得比我还清楚。
  
  我回去一次,如同是他的节日。他把我给他买的新衣穿在身上,街前街后地转悠;把我带回去的水果和烧鸡分给邻居,很自豪地跟人炫耀:这都是我家丫头买的。我每次离家,他都面色黯然。开始的时候他还送我到大路上,看着我一点点走远。后来,他治疗小儿癫痫病大概费用就不肯再送我,总是在我离家前就早早地躲出去。母亲对我说,每次我离开后,他都要在我的房间坐很长时间,看着我空了的书柜和电脑桌发呆。有时候他从外面回来,会兴致勃勃地先跑到我的房间里,准备和我讲刚听来的新鲜事儿。进去后才发现我已不在那里,他便很怅然,坐在我坐过的椅子上,独自默然。晚上看完电视,他也会习惯性地到我的房间里坐坐,可是已经没有人再听他讲刚刚看过的电视情节……
  
  我听得心酸,对他说:“爸,你要是想我,就来跟我一起住吧。”他犹豫了一下,问:“那样,不会打扰你们吧?”我笑:“怎么会?我正馋着呢,你来了可以天天给我烧鱼吃,申亮的手艺太差……”
  
  他便欣然来了。他来了,每天的工作就是换着花样给我做饭,照着书上查,吃什么补脑,喝什么养颜。我没想到年轻时那么暴烈粗糙的他,如今竟变得如此温柔细致。每天在饭桌上,是他最快乐的时刻,他兴致勃勃地教我糖醋鱼要哪些调料,麻婆豆腐要怎样的火候,熬什么样的粥败火清心。那段时间,我被他养得娇美如花。
  
  可是我,却没有多少时间陪他。我每天关在书房里,对着电脑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。他独自在客厅里,看无声电视。要不就蹲在阳台上,看他移来的牡丹。有一次我出来倒水喝,看到他歪在沙发上,电视还在无声地放着,他已经睡着了。我知道,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,他很落寞。
  
  后来,他开始出去,在小区花园里和一帮老头老太太跳舞打太极拳,打得火热。有时他从外面回来,手里捧着一盆君子兰,兴冲冲地告诉我,是楼上吕叔叔送的。有时他也把从家里带来的红薯或者刚煮好的粥给对门的小李送去。城市里的邻居,都是对面相逢却不识,可他,却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,熟识了我所有的邻居。
  
  一个月后,他说该回去了哪些中药可以治癫痫病,母亲还在家里,他得回去陪她。然后,他把一个小本交给我,我打开看,原来他把那些邻居的电话号码都逐一登记造册。他一一交待我:对门的小李,力气大,申亮不在家时你若摔跤,可找他;楼上的吕叔叔,人很热情,你轮椅上不来台阶,可找他帮一把;前楼伍阿姨,她儿子是电脑高手,你电脑出问题,他可以帮忙;水费煤气费,以后就给3楼的小陈,让他代你一块儿交,你就不用来回跑了……
  
  我的心,在他絮絮叨叨地交待中,突然像被海水浸过的沙滩,柔软温暖而潮湿。我渐渐老去的父亲,他用他的方式,为我在陌生的城市里营造了一个和谐温暖的生存环境。他把我的每一步都安排得如此舒适妥帖,不过是怕有一天,他不能照顾我时,我的身边,还会有这么多双温暖友爱的手,可以代他来爱我。
  
  那天晚上看电视,一个孩子在唱歌,他用并不标准的音调轻轻地唱着:“我模仿你写的字,学你说话的样子,春天走了秋天来,一次一次慢慢地懂事;风吹白你的青丝,是你教过的句子,春天走了秋天来,一次一次结了的果实。我不再是让你操心的孩子,关于你的爱,你从不解释;我不再是让你操心的孩子,在你的眼中,涌出幸福的潮湿……”
  
  我,在电视机前,终于不可抑制地落下泪来。是的,我早已不再是让他操心的孩子,我已经30岁了,我成熟而独立,没有人能够伤害得了我,我写一篇稿可以抵得上他一个月的收入……可他的心,却从没有真正放下过。我在他身边长了30年,从牙牙学语到蹒跚学步,从缠绵病榻到独立自强,从花季少女到结婚成家,他一路的呵护与担忧,就像空气和水,浸润着我的生命,从不离弃。我知道,我永远都会让他操心,因为,从我出生的那天起,他的心就和我的心连在一起,我的心脏每跳动一下,都会牵扯到他的心,那是割舍不断的血脉与爱。

© zw.fhzac.com  宋末水浒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