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红土地 >  正文内容

冬天的情人_故事

来源:宋末水浒网    时间:2020-10-16




  苏永安承认,其实和这么多女人进行纯粹的性交易,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快乐。

  没有感情的性生活,实际上一点意思也没有。

  一苏永安是一个标准“网虫”,一天有三四个小时泡在电脑互联网上。在现在中国,一个人能泡网三四个小时以上,一个月要花好几百块钱,只有两种人,一种是很有钱的人,一种是电话费和上网费都不用自己出的人。苏永安属于第一种人。他从1989年开始做生意,确实赚了不少,在广州、深圳、珠海各有一套别墅,一个人拥有两辆奔驰轿车。

  轿车原来是买给贾霞的,他1992年6月认识了她,就向她求爱,到1992年的7月她就睡到他的床上。他是打算和她结婚的。贾霞条件好,人长得水木清秀,苗条端庄,还是北大毕业,学的是国贸,外语说得特别好。贾霞是上海人,她的父亲还是一位副局长。1993年5月12日,那是贾霞的27岁生日,苏永安买了两辆奔驰轿车,一辆自己用,一辆作为生日礼物,送给贾霞。那一天,他向她提出正式结婚,她答应了。可是过了一个多月,贾霞接到大学同学的电话,突然说她也要去美国留学,暂时不结婚了。不久,她就联系到美国加州大学,在年底办到了去美国的签证。临走的时候,她向他保证在美国拿到硕士学位,就会回来和他结婚。她还要他立下誓言,在她到美国后,绝不像别的男人一样堕落,乱搞女人。他给了她5万美金,供她去美国读书,嘱咐她说不要去打工,只专心读书,早点学成回来。要用钱,只管和他说。

  1995年苏永安基本上是快乐的,虽然贾霞远在美国,但他和她经常通电话,书信来往。两个人在电话里和纸上,爱个不停。可是1996年以后,情况变了。首先是贾霞不主动打电话和写信回来了,有几次他打电话过去,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,开口就是“哈罗”。苏永安问贾霞是谁,她说是邻居保罗。然而有一次这个邻居保罗却用英文说“亲爱的,你的电话”,苏永安责问贾霞这个保罗到底是什么人,贾霞在电话里沉默了足足一分钟,才一字一顿地告诉他:“阿安,我知道对不起你。我和保罗结婚了,他现在是我丈夫。”我的女人结婚了,她的丈夫不是我。对一个男人来说,这是最残酷的了。

  此后,苏永安再不相信人世间有什么真正的爱情。他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内,开始了疯狂的乱交。到桑那房、发廊,一二百、三四百块钱睡一次的女人他要,到夜总会“高档”一点,包一夜七八百到一二千的女人他要,要稍微花些功夫的办公室白领丽人,主要是他自己公司办公室职员的女人,他照样要。自己公司的女人,他成功“干”了21个。这些女人,有的不费什么力气,就被他“搞掂”,甚至主动投怀送抱,有的说“我不是那样的女人”,但是当他把睡一夜的价码抬到二三万元的时候,坚决拒绝他的人就不多了。另外还有二十几个,不是他看不上,就是人家确实不愿意。人家确实不愿意的,常常不声不响就辞职走人了,不给他继续诱惑的机会。他这种他自己也承认的“坠落日子”,到1997年7月才告一段落。因为他得了梅毒,虽然很快治好了,却也把他吓得半死。

  苏永安承认,其实和这么多女人进行纯粹的性交易,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快乐。

  没有感情的性生活,实际上一点意思也没有。

  二苏永安上网,是因为澳大利亚华侨林海的缘故,林海是他的生意伙伴。林海对苏永安说,用电子邮件进行业务联系,比寄信快,比国际传真经济,保密也比传真好,现平顶山好的癫痫病医院怎么走在大家都在用了,你也应该用。于是苏永安就让和他睡过觉的秘书阿珍办了上网手续,阿珍懂电脑,他让她专门负责公司上网的事。他没想到,因为他不想与阿珍保持性关系以后,她会反目成仇,借机报复他。一次,林海来的一份重要的电子邮件,她没有打印出来交给他,而是交给了江南公司的陈老板。这个陈老板和苏永安做同类生意,不知什么时候,把阿珍收买过去了。这一次,苏永安一家伙损失了30多万美元。这点损失,对他不至于伤筋伤骨,但生意人谁愿意有这么大的损失?他愤怒地炒了阿珍的鱿鱼,陈老板第二天就让她做了江南公司的秘书。

  苏永安花了两个月的时间,把视窗操作系统、WPS文字处理软件、五笔字型输入法、拨号上网、浏览器和电子邮件弄熟了。原来,操作电脑比想象中的容易多了,只要静下心来,花点时间认真学习,使用电脑一点都不难。更主要的是电脑很好玩,尤其是上网以后,全世界的信息都可以看到,还可以随时与人交流和聊天,他发觉有了电脑,闲的时候,就不必找人打麻将消磨时间了。

  除了看新闻、了解一些商业信息和处理电子邮件外,苏永安经常留连的地方是BBS聊天室。聊天室里什么人都有,虽然大家经常说一些废话,但苏永安就是喜欢那里的感觉。他在那里见到很多古怪的人,如“想说心里话的坏女孩”、“瞌睡龙”、“沉默羔羊”、“白雪公主的妹妹”、“唐伯虎点蚊香”、“空军一号”等,都是这些人的名字。在电脑网络聊天室里,你爱取什么名就取什么名,说话也完全随心所欲。一天劳累下来,这样的聊天室可以帮助他放松大脑。在这里,他发现一个自称“冬天的情人”的人,这个冬天的情人也经常泡网,而且多半在深夜。渐渐地,他和这位“冬天的情人”就很熟了。

  开始的时候,他很有礼貌地向“冬天的情人”问候,过了一段时间,就互相对骂,你说“猎人的枪口对准你”,他说“我噼哩叭啦踢你的屁股”。后来双方打听各自的“个人档案”,“冬天的情人”一会儿说是沈阳人,过了两天又说是重庆人,一会儿说是男的,一会儿说是女的。在电脑网络聊天室,大家不用见面,大部分人都不会说实话。所以,有一个人说,“俺除了实话,什么都说了”。苏永安却被这个人吸引住了。#p#分页标题#e#

  有一次,“冬天的情人”对他说:“我哭,不停地哭,使劲地哭,没完没了地哭,伤心地哭,痛苦地哭,喊天天不应,喊地地不灵地哭,一天哭到夜,一年哭到头,我哭,我哭,我哭,我真的在哭!”他问:“哭什么呢?被男朋友甩了?”对方回答说:“是的。我想你现在拥抱我。”他虚拟“拥抱”了对方以后,对方说:“你真好。你住在哪里?和我说实话,你是不是真的就在深圳?”当他作了肯定的答复后,人家说“过两天我来找你”,还要了他的电话号码。

  他只当是玩话,没有预期人家当真过来。过了三天,“冬天的情人”当真来了,真是一个年轻的女孩,是厦门人。她叫杨慧敏,才18岁,人长得倒不错,只是她这么小,他有些意外。更让他尴尬的是,她说:“你都这么老啊!”又说,“一看你就是有钱的,有钱的准不是什么好东西。老实说吧,你干过多少坏事?”他说:“我在娘肚子里的时候,就成天踢肚子,踢得我娘痛得在地上直打滚。”他陪杨慧敏玩了两天。她今年高中毕业,考大学还差15分,就在家里闲着没做什么事。他劝她去补习,明年再考。她不高兴地说:“你年纪不大,怎么说起话来像我爷爷似的!”他就没敢再劝她考大学。她没有和他说失恋的事,相反,只要不提考大学的事,她就一直快乐着说说笑笑。其实她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青春少女。癫痫治不好吗>

  在深圳呆了两天,她感到玩够了,就回去了。

  三1998年过去了,转眼又到了1999年10月,苏永安仍在网上消磨时间,只是此后再没有见到“冬天的情人”。不过,他在网上又和“茉莉花上的小露露”、“小纸团儿”、“小怡儿”和“脆脆叫着并且睁着眼的小黄鸟”等谈得熟络了。这些人都坚持称他们是女孩子,但他知道,只能相信一半。其实大家上网聊天,也只图一个开心而已。他们说自己是女孩,那就当女孩好了。

  10月9日夜里两点来钟,苏永安正在网易聊天室和“小纸团儿”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,忽然“冬天的情人”加入进来,开头就对他一顿指责:“你这个老东西,我就知道你在网上勾引无知少女。你难道一点都不感到可耻吗?”突然见到她,苏永安不禁眼前一亮,回答她说:“小鬼妹,你终于露脸啦?这些日子过得好吗?”她抢白他说:“好什么好,好个×!”他调侃道:“不是又失恋了吧?”她说:“鬼才失恋呢!”进一步交谈,“冬天的情人”告诉他说,她考上了西安的一个大学,才开学一个月。别人考上大学都很高兴,她却一点高兴的劲儿也没有。她还说读大学烦死了,要多烦有多烦。

  此后的几个月,杨慧敏不断和他说她在学校的事。如期中考试,她英语居然吃了一个不及格,只得了57分,把她气死了。明明都懂的题目,考的时候就是考晕了。

  她宿舍住八个人,有位湖南长沙来的,自私得不得了。床铺要和她争下面的;晚上睡觉她高兴晚一点,吵人家无所谓,别人晚一点,她就要骂人家;宿舍里搞卫生、打开水,她从来不干,还动不动指使别人干。有一个化学系的男生,每天都给她一封情书,还想请她吃饭、看电影、跳舞,把她弄得烦死了。由于这一系列原因,她现在在校外租了一间房子住。住在校外,玩电脑上网,方便很多,更主要的是人很自由。

  苏永安是一个很好的听众。一天,她对他说:“我钱不够用了。你那么有钱,借一点给我,不会那么小气吧?我将来按10%的利息还你。如果不借,就算了。”不要说借钱,就是给她一些钱,他也不在乎。只是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孩子,这样向他借钱,让他疑惑起来。其实,就是到现在为止,他对她的了解是有限的。而且,他相信她是富裕人家的女孩子。经过一番考虑之后,他问她借多少钱,她说随便,就是一块钱也可以。他又想了想,说那就借给你5000吧。她说,别那么小气,要借就借1万。这样的口气,倒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。第二天,他给她汇去1万元,然后接连几天没有上网上聊天室。但到底喜欢那地方,就换了一个名字,和别人交谈。他看见她每天也都在网上泡着。见她和别人聊天,一样谈得火热。又过了好几天,他估算着她应该收到汇款了,但她连电子邮件也不给他发一个。从此,他就故意躲开她,不再和她对话了。

  很快要过春节了。苏永安给公司员工放完假之后,准备去哈尔滨看冰雕去。这时候,他又与公司的一个叫林恒桂的女孩重新发生了性关系。林恒桂是他过去玩弄过的一个广西女孩,长得不怎么漂亮,但是比较勤快,他已经提升她做了人事部长。

  这次去哈尔滨,他带她一块去,机票都买好了。这一天是2000年2月2日,“冬天的情人”杨慧敏却突然来到他的面前。

  “你干什么不理我了?因为借了钱给我?不就1万吗?我现在来还你。没想到你这么小气!有钱人就不是好东西,我还差点把你当好人呢。”杨慧敏见面就说。

  这时,林恒桂过来,看见他们俩,默默走进苏永安的房间,到厨房做癫痫医院哪好饭去了。

  “这是你什么人?你老婆吗?还是情人?”杨慧敏问。

  “公司的人事部长,也是情人。”苏永安小声地说。

  “算你还老实。”杨慧敏又说,“本来我打算来做你的情人的,看来现在不用了。这钱,你拿着吧。我走了。”杨慧敏丢下钱,扭头就走。苏永安愣了一下,才追上去,把她拉住。就在这一刹那间,他似乎明白了什么,那主要是自己灵魂深处的感觉。他感到绝不能放她走。#p#分页标题#e#

  她挣扎了几次,又嚷“你干什么?”“让我走”等话,然后突然哭了起来。他把她抱进怀里。从厨房跑出来偷看的林恒桂看了这情景,鼻子一酸,悄悄地离开了。过了一会儿,空气里传出烧焦的味道,苏永安一看,房间里有烟飘出来,厨房着火了。

  好在火不大,他赶紧用水灭了火。

  看见这场小火灾,杨慧敏拍巴掌说:“看你,都把情人气跑啦!”苏永安唯有向她苦笑。

  晚上,苏永安让杨慧敏睡在通常的客房,自己睡卧室。第二天早上,他起来的时候,她已经坐在客厅,早饭也帮他做好了。煮了一些稀饭,煎了两个鸡蛋。她看见他,就笑吟吟的扑到他怀里,亲了他一口,说她晚上一夜没睡好,怕他进来她的房间,想不到他还算一个正人君子。他说今天去哈尔滨看冰雕去,她兴奋地说“好啊”。到机场,为了把飞机票上名字由林恒桂换成杨慧敏,费了一些口舌,还是改好了。她发现他原来是准备带林恒桂去的,不高兴了一阵子,但等到上了飞机,她又笑了起来。

  在哈尔滨玩了三天,两个人之间有了一些亲昵。不过重新回到深圳之后,他们才发生了性关系。她是处女,把他的床单染红了一小块。此后,他们天天做爱,一天有时好几次,直到杨慧敏寒假结束。

  她走的时候,他给她10万元。她不但没有要,还把钱摔到地上。她说她才不希罕这些臭钱。又说真要钱用的时候,她才会要钱。钱只要够用,就可以了。她现在的钱够用,用不着他的假心假意。

  四2000年5月1日全国放长假,苏永安只给公司职员放了三天,他自己却准备去西安看他的“冬天的情人”。他觉得自己已经找到真正的爱,少了她不行了。但是,林海因为奥运会的一个项目,要他赶紧去澳大利亚与罗伯逊公司谈判,他只有匆匆去澳大利亚。2000年奥运会,苏永安原以为中国能够十拿九稳得到举办权的,早就准备一些项目。澳大利亚得到了主办权以后,他不愿意那些准备白费尽心机,就通过林海与澳大利亚罗伯逊公司进行了合作。合作是从1997年开始的,澳大利亚人说他提供的一批地毯有问题,要求全面赔偿或处少量罚金但立即更换地毯,又要时间限期。地毯全面赔偿,代价太大,他与罗伯逊公司补充合同,答应5月底把新地毯送到澳大利亚。

  回国以后,苏永安就忙着与新疆联系,几天没闲着。为了保证质量,做到万无一失,他要去新疆跟进这件事。就在这时,杨慧敏在互联网上对他说,她怀孕了,吐得很厉害,饭一口也吃不下。他一听此事,顾不得新疆那边时间紧逼,先去西安看她。但是,到了西安,她哈哈大笑,她是骗他的。他气得要命,在这个节骨眼上,她开这样大的玩笑,太过分了。而且他生意出了大麻烦,他也是告诉了她的。他说,你都大学生了,还这么不懂事。她却说我就爱这样瞎闹,你不接受就拉倒。可她马上又改口笑道说:“我就是这样的,因为我是小魔女,我要魔死你。”然后快乐地倒进他的怀里,又撒娇地说:“干什么这么凶嘛。看你生气,蛮好玩的呢。”之后,她浙江癫痫病医院排名前十又和他疯狂地做爱。

  因为在西安耽误了时间,新地毯到6月2日才送到澳大利亚,苏永安因此又多损失10多万美元。

  2000年7月15日,杨慧敏放暑假了,来到深圳。她前脚到,贾霞后脚也跟来了。

  几年不见,贾霞还是原来的样子,除了显得憔悴了之外。杨慧敏和贾霞一见面,就都知道她们和苏永安的关系。贾霞和保罗离婚了,洋鬼子是一点靠不住的。她原先想到苏永安会有别的女人,但怎么没想到他的这个新女人是才20岁的大学生。她有意当着杨慧敏的面,说她与他过去的一些事,仿佛她和他没有分开过似的。杨慧敏果然沉不住气了,她对苏永安叫道:“你现在就叫她走!”对苏永安而言,贾霞毕竟是他真正爱过的女人,他怎么能这样就无情赶她?但是,杨慧敏见他那种忸怩的样子,一扭头就冲了出去。他想追,却被贾霞拦住了。等他挣脱了贾霞,杨慧敏早已消失在大街上。

  一连好几天,杨慧敏都没有与苏永安联系,她当真生气了。他不想就这样失去她,不管怎么样,他得找她。又挨了几天,他先去了西安,到她的出租层,房东说她9天前就退房了,搬走了。这说明她确实回过西安。说不准就还在西安。他到她的大学打听,学校放假,问还在学校的同学,都说不认识这个人。但他记起了她的班级,找到她班上暑假没回家的同学,她的同学却说“我们班没有一个叫杨慧敏的”。

  苏永安以为自己听错了,但那个姓胡的同学拿出学生名册给他看,确实没有。苏永安连他的头发都竖了起来。

  苏永安又去厦门她家。她没有说过她家里的住址,但那次去哈尔滨的飞机票还在,上面有她的身份证号码。他又回深圳取了飞机票,连夜乘飞机去厦门。他通过两个朋友,查到她的户口。到她家里,他找杨慧敏,却是另一个长得和那个杨慧敏相像的女孩来迎接他。不对劲,一点也不对劲。他很失望地离开杨家,这才确信自己被人家骗了。但是,她又没有骗他什么呀!他借给她的1万元,那次“还”给他以后,他要给她10万元,她都没要。他走到路口,真正的杨慧敏却追了上来,对他说:“你找的怕是朱伶,我的表妹。她喜欢冒充我,我们连身份证都换了,十几天前才换回来。好像是要去哪里,她没有和我说。”杨慧敏把苏永安带到朱伶家,才知道朱伶的父亲是中国驻美某机构的工作人员,昨天朱伶已飞去美国看她的父亲去了。她父亲已经为她联系到一个大学,让她去美国读书。朱伶的母亲知道苏永安,对他也很客气。她说:“我们家这个小魔女,从小被惯坏了。她说你不要去找她。如果你心里真有她,她在美国读完大学就回来。#p#分页标题#e#

  这孩子不爱读书。以前叫她去美国,她就是不去。她说因为你,才下决心读书的。

  她还说,过些日子,还和你聊天。她是说一不二的。我们家没有人不顺着她。“朱伶的母亲又把她的学生证给了苏永安,说是朱伶特意交给他的。

  苏永安接过朱伶的学生证,想起来她的胡同学给他看过的名册上,好像有姓朱的,他不敢肯定。他不想再被多骗一次,就又去了西安,找到胡同学。胡同学看到学生证,肯定朱伶是他的同学。得到这个肯定,苏永安心安了一些。只是这个时候,他想起了贾霞。比起贾霞来,朱伶要可靠得多。和她都有夫妻之欢了,她却连真实姓名都不告诉他。但是,她不贪钱,又把学生证给了他。

  这以后,苏永安每天都上网,泡在聊天室里,期待着与杨慧敏,啊不,应该是朱伶的再一次邂逅。

© zw.fhzac.com  宋末水浒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