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贾代儒 >  正文内容

妇产科死婴的医闹阴谋_情感美文

来源:宋末水浒网    时间:2020-10-16




  朋友说在妇产科工作得久了,慢慢的你就会发现,善与恶,并非我们原本想的那么简单。

  在医院这个直接暴露人性的地方,荒唐事随时都在发生。

  “刘医生!有个产妇送过来了,说她需要马上动手术。”

  “做过检查了吗?”

  “那些人说,马上不行了,来不及做检查了。”

  我收拾东西,叹口气:“这群人怎么老是不做检查,不知道这样会给生产带来很大的风险性吗?那羊水破了没有?”

  “我没看。”小护士皱着眉,表情有些一言难尽。

  我无奈地走出去,跟小护士去了那个孕妇现在暂时被安排进去的病房里。

  “哎呀,好痛啊……”大着肚子的孕妇坐在床上,一阵又一阵有气无力地叫喊着,她的旁边还坐着一个的男人和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。

  看见我进来,叫喊声立马又高昂了几分,像一只打鸣的公鸡,尖锐又明亮,听得周围人控住不住地皱紧眉头、捂住耳朵。

  有个已经睡着的孕妇被这高声惊醒,她丈夫不太高兴地瞪了那边一眼。

  可那个孕妇依旧旁若无人,捂着肚子继续哀嚎:“我的肚子哎,好疼啊!医生,快救救我……”

  我快步上前:“您好,我是妇产科刘医生,请问你是感觉到阵痛了吗?大概间隔多长时间一次?每次又持续多长时间?”

  我扫了一眼孕妇的裙摆,又宽又大,完全看不出来里面什么样儿。

  “这位家属,麻烦让一下,方便我看……”我伸出手想要去碰一下孕妇,结果还没等我碰到她,她就立马尖叫起来。

  男人作势推开我:“老婆,你怎么样了?是不是很疼?”

  我尴尬地收回手,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女人。

  她的肚子很大,脸上有因为怀孕产生的斑,裙子下露出的半截小腿很粗,还有一些水肿。

  看样子是个产妇无疑了,只是这叫声……也太奇怪了些,甚至有些作假。

  “孩子几个月了?”

  “九个……”

  “十个……”

  一男一老同时发声,是丈夫和一起来的老太太。

  “我是她妈妈,我闺女孩子确实是十个月了!”那个老太太补充道。

  我看见老太太悄悄地用胳膊碰了碰男人,然后男人就突然改了口,一拍脑门:“瞧我这糊涂劲儿,连孩子几个月都忙忘了。

  我在一直外地打工,这媳妇要生产了才赶回来,实在是忙忘了,是十个月,没错!就是十个月!”

  老太太心急,继续回话道:“他那种脑子,一天到晚说话颠三倒四的,小医生不要和他计较啊。

  他常年在外,快要生产了才回来,我闺女正跟他闹着呢!家丑,不多说了。

  医生,现在最重要还是我闺女的手术,快点吧!我怕她受不了了。”

  老太太说着说着,眼泪就开始扑簌簌地往下掉。

  我一看这阵势,心里不由一笑,索性顺着他们的意思来,好看看他们究竟在搞什么鬼?

  自从跟了陆主任,不知不觉中,我竟没分没寸的,也不把医院规则当回事了。

  对着小护士挥了挥手道:“既然已经十月有余,那就通知陆主任,安排顺产吧。”

  男人忙不迭地点头,扶起孕妇就想往外走,老太太咳嗽了两声,暗暗用一只手压住了孕妇的裙角。

  “医生!我闺女不能顺产!她怀的是巨大儿,顺产很危险的!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是巨大儿?”小护士歪过头一脸无语,“你们又没做检查?”

  老太太也不慌,给男人使了个眼色,男人立马扶着孕妇站好,她则走过去摸了摸孕妇的肚子:

  “你看这肚子,这么大,而且圆鼓鼓,我们老家有个说法,这样的肚子怀的一定是巨大儿,我们大老远来这儿,可不是为了顺产的!”

北京哪有医院能治癫痫啊

  “那依您之见……”我接话道。

  “这孩子一定要剖腹产才行!”

  剖腹产?这一家子,究竟在搞什么鬼把戏?

  “是不是巨大儿,这个不能靠猜测,如果孕妇可以检查的话……”

  “哎呀……”又开始了,我一说话她就疼!有意思……

  小护士眼白都快翻到天上去了,低低地嘟囔了一嘴:“这疼痛怎么还跟有暗号似的,说来就来……”

  看来她也看出来那孕妇是装的了!

  我现在已经完全确定这孕妇喊疼就是装的。但她为什么要装?还一定要剖腹产呢?

  “巨大儿也不一定要剖腹产,只要孕妇骨盆条件好,胎位正,还是有很大机会顺产的。是吧,小静护士。”

  我俩相视一笑,老太太不高兴了:“巨大儿还不够明显吗?”

  “不好意思,主要是我们需要看到孕妇有胎儿宫内窘迫等手术指征,才能确定是否剖腹产的。”我斩钉截铁地回道。

  丈夫似乎是翻脸了想直接闹,被老太太瞪了一眼。

  她看看四周病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,似乎心下又有了伎俩,随机瞬间变了脸,可怜巴巴地哀诉道:

  “医生,我也只是心疼我的闺女,她为了怀这个孩子,吃了不少苦,吃不好睡不好,所以我就着急。

  我有个亲戚,就是顺产出的事,当时我就在一旁,吓整夜整夜的睡不着,现在我闺女生孩子,我也怕……”

  这次,老太太居然直接给跪下了。

  孕妇和她的丈夫也大呼小叫的,搞得病房里面动静十分大。

  还没等我继续周旋,门口就突然响起了陆主任的声音!

  完蛋了……看来这手术是不得不做了。

  陆主任才不会管有没有手术指征的问题!他这人给钱就做。

  而我又找不到机会告诉他,这个孕妇可能有问题。

  三言两语下来,孕妇果然被推上了车,直接送到了手术室。

  “开始手术!”

  打了麻药,开始消毒腹部皮肤,铺无菌巾,接着就是切开腹部皮肤、脂肪层等,将子宫完全暴露,但是……

  “你们没有感觉到不对劲吗?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一点胎动?”

  这句话一出口,我们几个相视一看,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凝重的气息。

  孕妇闭着眼,有些发抖,额头鬓角也都是汗。

  “可能是缺氧吧。”有个小护士试探地猜测着。

  “继续手术。”陆主任加快了手上的速度。

  吸尽羊水后我们取出了胎儿,剪断脐带,孩子满脸胎粪,呼吸已经非常微弱,近乎没有。

  我看见孕妇睁大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孩子,嘴唇蠕动着,似乎在说:“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还活着?”

  “快!带孩子去吸氧!”王医生抱着孩子,连擦拭都来不及,只得粗略的先抹开堵住孩子鼻孔和嘴里的脏东西,然后飞奔出去带孩子去吸氧。

  然而,一切都徒劳的。

  “对不起。”王医生哭得厉害,她跑到一半的时候,孩子已经快没了呼吸,带进去吸氧的时候,孩子的身体就开始发凉了。

  消息正式宣布以后,我看见老太太哭得撕心裂肺,又看到病床上做完手术的孕妇把被子蒙在脸上,一耸一耸地呜咽着。

  丈夫的表情有些难以言喻,说不上是伤心,还是解脱了。

  看老太太开始哭的那一瞬间,他也开始卡着嗓子干嚎,说实话我觉得他还没有王医生哭得真实有力。

  对于这样一个小生命的流逝,我感到很难受,但是又好像在手术前我就有了这样一个预警似的,感觉有这样的结果才算正常。

  如果一切顺顺利利,那就不符合今天的这场闹剧了,不是吗?

  果然……

  “你们还我外孙的命来!还给我!”老人家开始发疯,摔东西,扯着陆主任的领子抗癫痫药物有哪些嚎啕大哭。

  丈夫也开始加入了表演:“什么破医院!我们千里迢迢赶来这里生产,好好的孩子就这样死在了你们手里!

  今天你们若是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说法,我就砸了你们这里,让你们医院直接关门!”

  能扔的东西都被扔了一地,好好的桌椅也都被他一脚踹得飞出去老远。

  病房里的其他患者被吓得开始尖叫,患者家属护着患者惊恐地看着我们,希望我们可以尽快平息这场可怕的闹剧。

  陆主任擒住那男人的手,将他以半拖拽的方式带了出去。

  他比那男人高出一个头来,力气也大,不费吹灰之力就熄灭了病房里的战火。

  我也拉着老太太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劝说,让她跟着小护士出去解决问题。

  因为我觉得他们其实是肯定有后手,不单单只是想闹事情。

  果然,我没有猜错,她看似在挣扎其实很配合地跟着小护士走了出去。

  我看了看脸上还挂着泪珠的王医生,说:“我们先安排其他患者换房。”

  很快,房间里就重新安静了下来。

  “五万。”

  等我安排好其他患者后,外面已经没有了哭喊和吵闹,有的,只是双方冷漠的交易声。

  “给我们五万块钱,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,不然……”

  我站在楼道拐角,还没来得及露面,往前迈出一步,就看见了那个狮子大开口的丈夫和站在一旁抹眼泪的老太太。

  老太太低着头用手遮住大半个脸,嘴角勾起了奸计得逞的笑意。

  所有的暴风雨都开始呼啸着,张牙舞爪地向我们展露着最深的恶意。

  “反正丑话我说在前头,这五万块钱,一分都不能少,否则,你们医院,就等着关门吧!”

  我在一旁安静地听着孕妇的丈夫在那里大放厥词,有些不受控制地想要笑出声来。

  他当这里是什么地方?是他可以指手画脚,搬弄是非的地方吗?想往我们这里泼脏水,也要看你们合不合理才行!

  于是,我重新回到病房里,决定同那个孕妇好好地聊一聊。

  我轻轻地坐在她病床边的椅子上,安静了半响没有说话,她反而忍不住先开了口:“滚出去,我不想看见你们!”

  我柔声地安抚她:“你刚生完孩子,不要大动肝火,导致伤口裂开大出血的话大,你说,这医院里还有谁想救你?”

  好吧,我这是变相安抚,当然也带点威胁:“你平静一点,就当是为了你自己。”

  她没了动静,至少没有那么抗拒我的到来,应该说,她没法拒绝我待在这里。

  我也不着急,等她情绪平复了,我才继续,因为我接下来的话,可能会很不好听:“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郭翠英。”她显然没有料到我问的问题,但还是老老实实地报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“郭翠英,你们这是犯法的。”我镇定地看着她。

  郭翠英神色一闪,大声喝道:“胡说!”

  “只要有证据证明这孩子不是因我们医院出的事,那我们就可以起诉你们,告你们诽谤,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?是要被关进去的。

  你也不想,自己刚生完孩子,钱没捞着,反而被关了进去吧。

  你看见他了吗?那个孩子刚刚出生时的模样。

  你的丈夫是不是不爱你啊?他为什么对你孩子的死视而不见,反而表现的很开心呢?”

  我越说越觉得疑惑,发现自己似乎牵着线找到了一点东西。

  郭翠英不动声色地转过身去背对着我,我看不到她的神情,但我感觉到了她肩膀的微微抖动。

  我再接再厉,脑子里忽然爆出一个惊人的想法:“或许……这孩子,不是你丈夫的。”

  几乎是我话一出口的那一瞬间,她的的呼吸声开始变得又急又乱,同她的心一样的乱。

  果然,真是又意外又精彩,我突然觉得自己有做侦探的天赋了。武汉看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

  如果孩子不是她丈夫的,按理说,不应该会想要把他生出来才对。

  但他们却一直等到了孩子足月,要不是孩子出事,她们还会把他生下来养吗?

  还是生出来交给别人,那又该交给谁呢?

  对,他的亲生父亲。

  理清了头绪后,我松了口气,站起身,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你不用怕,如果你坦白,把一切交代清楚,我可以劝说其他医生放弃起诉你们。

  但是若你们冥顽不灵,我们医院开了这么多年,也不是吃素的,可以任由别人放着欺负。”

  说完这一句,我就打算出去了,她能想开自然是好,也省的我东找西查,把时间浪费在与工作无关的地方。

  “医生。”我的衣摆被一只手拉住,我知道事情要有转机了。

  我转过身去,见她也转了过来,但很快又拉上了被子,将头蒙上,看来她始终不敢跟我对视。

  这一家子,很明显唯一有主见又倔强的就是那个老太太,她们夫妻,都是看她眼色行事。

  “我要是说了,你真的能放过我们?”

  “当然。”

  “好,我告诉你……”

  原来,在来我们医院之前,郭翠英就感觉到了肚子的不对劲,在老太太的陪同下去了离家近的医院。

  之前给她做过检查的何医生取下听诊器后,面色沉重:“胎动有异常,准备做检查!”

  “医生,我肚子怎么了?” 郭翠英惊恐地问道。

  “你的预产期在什么时候?”

  “十天前吧,我不太记得了……你不是让我感觉不对了来找你,我确实感觉到了不对劲,但也没有什么疼痛感。”

  老太太紧张地抓住何医生的手:“医生,你快给我们说说,到底怎么了?我闺女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何医生咽了一下口水,没敢太直接:“没有听到胎心,还是要做进一步的检查,才能确定。”

  老太太瞬间就两眼一花,往一边倒去,被眼疾手快的护士扶到了一旁休息。

  郭翠英在另一个小护士的陪同下,去做检查。

  一切检查完毕后,她才回到母亲身边,坐在椅子上焦急地等待着结果:“怎么办?要是孩子有问题,那男人过来找我们怎么办?

  没有孩子,那我这一年吃的苦,不就是白吃了吗?”

  缓过劲儿后的老太太表情倒是很镇定,她摸了摸郭翠英的肚子低声说:“不要慌,我们现在走,离开这里!”

  “为什么?”母亲这是让她带着一个没有心跳的孩子拖着不生吗?

  “闺女啊!妈妈想到新的生财之道了,我们不能白吃这一年的苦,这东西既然卖不了,那我们就让他自己生财!”

  “妈,你说什么呢?”

  “你不用管,听妈的就行,我们这就走。”

  等何医生带着检查结果,想要安抚孕妇和家属的时候,已经见不到母女的人影了。

  而此时的郭翠英同她的母亲,已经慌慌张张赶到了家里。

  她们打算带上东西,到隔壁的小镇上,去“生”孩子。

  却不想在收拾好出门的时候,撞见了外出打工一年多的丈夫郑军。

  郭翠英吓得手里的包袱都掉到了地上,嘴唇一张一合,却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
  “你的肚子?”郑军看到大着肚子的妻子显示一愣,随后怒火中烧,“你个荡妇!我要杀了你!”

  一场闹剧后,家里一地狼藉,郭翠英捂着肚子坐在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老太太在跪在一旁不停地磕头:“儿啊……你放过我的闺女吧!

  她也是无路可走了,你外出一年多,往家里寄的那点钱根本就不够花的。

  也怪我,人老了一天到晚都是病,闺女也是没办法了,才想到了代孕,这清白人家谁想干这个?但家里真的是穷得揭不开锅了啊。

  我对不起你,你要杀就杀我老婆子!放过我苦命的北京哪个医院看癫痫比较好闺女吧。”

  老太太的演技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,跪在地上,老泪纵横的,要多诚恳有多诚恳。

  一番哭诉下来,郑军只能恨自己无能,挣不着钱,害得老婆竟去做这种荒唐事。

  “只要把孩子生下来,给那个男人就可以了,是吗?”他自己连个孩子都没有,他老婆却还要给别的男人生孩子,想想真是可笑!

  这年头,没有钱老婆都守不住。

  谁知,他的话一出口,郭翠英哭得更凶了,老太太也像失了魂,瘫坐在地上。

  “作孽啊!孩子超出预产期,今天刚做的检查,那医生说没有了胎心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这孩子是死的?”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他离家一年,这个家究竟都发生了什么?

  “那你们打算怎么办?”

  “我想着去另一个医院生,不顺产,用剖的!”老太太疯狂幻想着自己的赚钱大计。

  “然后呢?”

  “然后?自然是医院弄死了我们的孩子,要赔钱的,这肚子里的货怎么也要赚上一笔。”

  老太太抬起头,泪水挂在那张布满沟壑的脸上,交错地流动着,眼神里浑浊得深不见底,看得郑军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  但眼前的情况又不容他多考虑,便同意了老太太的做法。

  之后的一切,就是在我们医院经历的,按着老太太构想的计划顺利发展着。

  孩子被剖出来,没了呼吸,他们被叫出来,商量解决办法……

  大约是故事讲完了,情绪得到了发泄口,她掀开被子露出头,放声大哭。

 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,而后悄悄地退了出去。

  我想她需要安静的空间,而我也要去给这场闹剧收个尾了。

  我出去的时候,陆主任已经带着他们去到了办公室里。

  那两人坐在椅子上,表情和动作里都带着傲气,一副吃定了我们的模样。

  我进去毫不客气地当着他们的面,把事实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。

  看着她们的表情由镇定自若到惊慌失措,我嘴角一扬继续道:“你们不会真以为你们的计划天衣无缝吧?

  你们的想法实在太过天真了,钱如果都这么好骗?谁还拼死拼活地工作挣钱?

  你们若是不再纠缠,我们也不会同你们家属过不去,好好想清楚吧。”

  他们像被掐了声线似的,沉默了很久后,灰溜溜地走出了办公室,又带着孕妇灰溜溜地离开了医院。

  当我把真相告诉给大家的时候,王医生大吃一惊:“她们怎么可以这样?要是她们不回去折腾那一圈,直接在那个医院手术,孩子还可以存活的。”

 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这个世界就是这样,人心不足蛇吞象,哪里来的那么多真理。

  但不论发生什么,我们都要坚守自己的初心,拼尽全力救治每一条生命。

  凡事看开点,不是每一条生命我们都能挽留得住的,尽力而为即可,不辜负本心。”

  有小护士愤懑不平:“为什么就让他们这样走了啊?应该让他们蹲监狱!”

  陆主任站了出来:“如果每一个家属都这样,那我们医院是不是得天天往警局里送人才行!

  干好自己的事,不要让坏人有机可乘,如果坏人真的还是逮着了机会,也不要担心。

  我们这里所有的人,都会站在你那里,前提是,你不要自己就是那坏人就行。”

  一群人哄堂大笑,而我依旧在心底腹诽着陆主任:还不是因为你贪财,才让坏人有机可乘了?

  “刘医生!”有个小护士一边喊一边跑了过来,跑近了才发现陆主任也在,立马收敛起表情,“主任,有个病人送过来了,要求手术!”

  “要求手术?走,过去看看!”

  唉……我们妇产科刚消停下来,又要忙咯。

  <完>

© zw.fhzac.com  宋末水浒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